行業|紐約華人餐飲業反對取消“小費抵薪”

发布日期:2018-07-02,中餐日报

正文内容开始

勞工廳公聽會吸引數百人參加

 

據美國《世界日報》報導,紐約州勞工廳於當地時間上月27日舉辦公聽會,討論提高依賴小費服務人員的次最低工資(sub-minimum wage),並逐漸取消“小費抵薪”(tip credit)。眾多服務業勞工、餐館業主都炮轟這項改革,認為此舉將造成勞工收入大減, 餐飲業人事成本增加、餐飲價格調漲,最後落得各方皆輸的局面。

反對取消“小費抵薪”者要求州府加強立法

 

紐約州州長葛謨(Andrew Cuomo)去年簽署最低工資法案,紐約州成為全美首個把最低時薪提高到15美元的州,但餐館服務員、美甲工、洗車工等小費工人則有例外,允許雇主付的錢低於最低時薪規定,靠“小費抵薪”來達到目前法定的最低工資。

反對取消“小費抵薪”者發言後眾支持者起立歡呼

 

201712月,葛謨宣佈今年將消除“小費抵薪”制度,並下令州勞工廳以舉行公聽會等形式,研討取消小費收入型雇員與普通雇員在最低工資上的差別待遇,最終達成餐館服務員、美甲工等小費工人也能實現15美元最低時薪的目標。

 

葛謨的宗旨,是希望讓所有受雇者都受到最低時薪的保護,而不會因為族裔或雇主安排的工作時段不同,造成勞工小費收入不穩定,也能杜絕女員工為了多賺小費而忍受性騷擾。而以餐飲業機遇聯合中心(Restaurant Opportunities Centers United,簡稱ROC)為首的多個團,也支持州府做法。

 

但此舉並未讓廣大的少數族裔服務業者和勞工買賬。27日的公聽會上,在曼哈頓華埠餐館打工的劉曉儀指出,一些女明星為了工作被老闆性騷擾,“但她們不代表我們,我在餐館工作十多年,從未因為讓顧客摸我而得到小費,我們的小費是因為服務周到。”如果有性騷擾問題,州府可以制定政策去制止。她還說,15美元一小時的工資無法養家,如果沒有小費收入,她將沒有足夠收入養家餬口。

 

同樣在餐館做工十年的郭秀雲參加公聽會前的集會。她表示,服務業勞工主要收入是靠小費,服務好,客人不但多給小費,而且還經常光顧,會保障收入越來越高。廢除“小費抵薪”說好聽是增加工資,但實際是摧毀小費制度,令服務業勞工更加貧窮。

 

郭秀雲還指出,此前多次調高最低工資,反而導致勞工工作時間被削減,工作強度增加,而且她工作的社區很多服務業員根本拿不到法定最低工資。郭秀雲說,希望州府加強執行勞工法和立法,防止無良老闆吞掉員工的小費和工資,而不是轉移焦點廢除“小費抵薪”制度。

反對取消“小費抵薪”者認為小費並不與性騷擾掛鉤

 

餐館業雇主也同樣反對廢除“小費抵薪”。在哈林區經營餐館15年的Melba Wilson表示,他最初從收銀員做起,深知基層員工的艱辛,如今一旦廢除“小費抵薪”,她每年要為每名員工多支付14000美元,而她手下有30多名員工,是一筆巨大支出,為了支付這些新增加的人力成本,她就不得不提高餐點價格,結果可能流失客源。

 

Wilson說,即使顧客願上門,但因菜價上漲,客人也不願支付小費,這種情況下,無論對員工、對雇主、對顧客還是州府來說,都是皆輸局面。

 

 

圖文均源自:世界日報

 

 

 

 

正文内容结束